干嘛去了?高考去了。🎓

关于

【亲子分】嘿嘿嘿是糖(海西/短完)


其实是传文但是莫名写的很多(对我来说)】🌻😳
暑假写的( •̀∀•́ )总之就是不温不火的。(嗯。)

*

‌    阳光正好,微风正好,空气里弥漫着一些微尘的味道。不过白色海浪激起水花的时候,潮湿的海盐味总是让人欲罢不能。

‌    然而就是这样美好的午后,平日里热闹的街道却只见得到三三两两的人急急忙忙的朝着家的方向赶路。
‌    罗马诺盘腿坐在海边的矮峭石上,身后就是一条小路,风来的时候还会吹起地上的土灰。他一边看着渐渐涨起了的海潮一点点的吞没沙滩的边缘,一边在这不易被查觉的小旮旯观察人类。
‌    身后总会稀松的传出脚步声,带着小孩的家长总会拉紧他们的小手催他们快一点走。

‌    哦,刚刚在街上拉琴卖艺的德卢卡寡妇带着她的小子从后面走过去了。

‌   罗维诺当然知道一个一个人都匆匆的赶路是为了什么,那个海盗头子要回来了,就在今天晚上。好吧也许会早一点,因为现在已经可以远远的望见那大船的影了。

   接着走过来两个大汉,他们大声的在谈论着什么。

   “听说那海盗头子他娘的是个西班牙佬!鬼知道那疯子为啥把咱们的西西里当自己家!”
     罗维诺听到这话耷拉下自己的眼睛,这孙子居然敢说我是鬼。
     “得了吧你怎么知道那海盗佬是个疯子,听说挺年轻的。”
    “自从那西班牙佬的小喽啰几年前冲到我家来顺走了两只杯子之后我就决意认为他是个疯子了!”
    “……”
*
    过了好一阵子都没有人再经过了,而大船还没有到达海港,罗维诺无聊地几乎要忍不住向后一仰,就地躺倒了。
    可是他不能,因为躺下去他的白衬衫就变成灰的了。
    细微的脚步声几乎让人难以察觉,可是鞋底磨蹭尘粒的声音却暴露了有人在行走。
    他转过头 ,闻到一西西里甜橙的味道,赶路的姑娘挽着一个篮子,大大的篮子里装着几个橙子和野雏菊花束,还有番茄这种稀罕的东西。一般她都会把它们卖光再回家,可是今天的顾客实在太少了。
    卖花的莉佐姑娘摸了摸有些乱了的头发,空着的手摸索着拆了麻花辫的发绳。

    罗维站了起来,拍了拍腿上的、屁股上的灰,然后跑向她。
    她显然是发现他了,停驻了脚步问他是否需要什么帮助。
    他轻轻搔了搔额角,然后对着她露出个笑容,这样让他看上去就像个天真的蠢男孩。而我们的莉佐姑娘显然是上钩了,两颊的红晕被眼前风姿绰约的人勾了出来。
     “就是…小姐您可以卖给我一个番茄吗,一个人呆着太无聊了!”他继续笑的很纯良。
  “当然可以。”她埋头掏出来一只又大又红的,接过罗维诺给他的钱,然后脸红红地提出建议,“先生,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回家了,否则被那些海盗抓到的话……”

    “他们已经有差不多十年没干过这事了吧。”青年捧着番茄,一副很了然的样子。而事实就是十年前自从自己被拐上船以后就再没有人被拐上去过了……
 

    天还没有黑透的时候,大船到岸了。
    从海滩可以看到船上的海盗们都下船来感受陆地了,港口的几个酒吧餐馆都灯火通明——这时候只有不正经的人才会出现在那里。

     “啧。”罗维诺默默的排除了自己。

    于是他跳下峭石沿着有些窄的海滩向大船走过去,上了船径直走向船厅。

    他一脚踹开门,颠着手中的番茄走了进去。偌大的房间里就三个人坐在角落里的沙发里——一个是那个西班牙佬海盗头子,安东尼奥

    …他的男人。
    还有两个是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他男人的恶友s。

    “哦小罗维!你终于来了!快,过来!”西班牙佬看见自己的恋人几乎激动地跳了起来。
    于是罗维诺在桌子旁边的单个沙发上坐下了。
    “你为什么不坐我腿上呢?我真的太想念你了!”蠢安东尼奥甚至向他做出张开怀抱的动作。
    结果当然是被某人嫌弃至极的眼神给瞪回去了。旁边两个觉得自己要被闪瞎了,但却无奈的摇摇头。

    一旁安东尼奥帮罗维诺的高脚杯斟了酒,金发的法国佬率先举起杯子,
     “生日快乐!小安东”然后是四只杯子碰在一起的清脆的声音。  
     “谢谢!”

     “说起来东尼儿你今年34了吧。”旁边基尔搭上一句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啊,当初当上海盗的时候我还是个十五岁小屁孩呢!”俊俏的船长笑了起来眯成缝的眼睛溢出好看的森绿色。

     “老子才24。”一旁罗维诺歪着头斜着眼看自家男人,支着沙发扶手的胳膊上的食指点点自己的额头,漫不经心地说,故意在奇怪的地方恶狠狠地咬字好像是在控诉着什么。
    安东尼奥依然用笑容毫不羞愧地迎击罗维诺类似看着变态的目光。好像在说我变态又怎么了,你还不是栽在我手上了?

    ……太他妈不要脸了。罗维诺感觉自己输了。

    几杯酒下肚带来一丝醉意,不要脸的船长大人开始索要礼物了。他先看向罗维诺,后者挑起一边眉毛,脸上是不怀好意的表情。
   然后那只又大又红的番茄就被像扔沙包一样朝着船长大人的脸上飞去。
     当然被稳稳的接住了。
     它被船长大人拿着左看看右看看发现真的只是一只普通的番茄……
     罗维诺好像很享受安东尼奥“可怜巴巴”望向他的眼神,勾起唇角说:“这可是在小可爱莉佐那里买来的,你不喜欢?”
     “喜欢喜欢!”安东尼奥很喜欢自家宝贝坏笑的样子,至于这只好像是从哪家不认识的姑娘手里买来的番茄……

    罗维诺站了起来,瞟过旁边储物柜上成箱堆着的番茄,他走到安东尼奥身边,船长大人顺势搂上精干的小腰大手磨蹭了两下,白衬衫下摆束在长裤下,显得屁股很翘。
   他伸出手示意船长大人把手上的番茄拿过来。
   稍微弯下腰抓住安东尼奥拿着番茄的手腕。把他手上的番茄凑到自己嘴巴前亲吻了一下,船长大人的笑意更浓了,意味幽深。
    然后船长大人看见他又伸出舌尖朝番茄上轻舔了一下,整个过程都注视着自己,好像在欣赏自己的表情,殊不知其实自己也是如此。
   “现在呢?”他起身俯视安东尼奥问到。
   “更喜欢了。”船长大人露出了危险的笑容。
   船长大人的小恋人毫不留情的甩开他的手,“还真tm是个死变态。”

    摔门出去的时候他扔下这句话。

   “嘿嘿嘿”船长大人握着那番茄低头笑得直打颤颤。
   一旁被闪了好久的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这时候不知是叹了一口气还是松了一口气。
    “嘿小安东,你可把他宠坏了。”
    “宠坏了他才不会离开俺嘛!”他也朝刚刚罗维舔过的地方舔了一口,接着就咬下一大口。
    “东尼儿你刚…伴着乡音的嘴巴里是不是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
    “交出礼物!”抬起头来的安东尼奥总算是恢复正常的海盗头子形象。
    “哦吼,小安东我保证你会喜欢哥哥我们的礼物的!”然后两个人一起向身后掏掏掏,掏出两只盒子。
    “我们就代劳拆开咯。”
    然后翘着二郎腿的船长大人就看见弗朗手中展开一件红的——
     鲜红色的长裙。
    法国佬从裙子后面探出头来,鸢尾紫色的眼睛里闪着狡诈的流光。
    “罗维诺的尺寸?”安东尼奥也狡诈的笑了。
    “罗维诺的尺寸。”肯定的回答。
    “虽然本大爷不是干这种事儿的人,但今天你是寿星,凡事还是顺你所好吧。”基尔伯特提溜着刚从盒子里拿出来的的高跟鞋鞋跟甩手给了安东尼奥。

    “欧……我该怎么感谢你们好,我的恶友们。”
    “得了,其实本大爷不指望小意的哥哥大人会乖乖穿上……”
    “哥哥我也……不过都看你了的!船长!”
    三位恶友相视一笑,继续喝酒。
    “……你家小番茄跑哪里去了……”
    “恩大概躲在客舱里羞着呢吧。”船长大人歪歪头表示不担心。
  

     酒酣过后已是深夜,相互告别后安东尼奥走到客舱里,小罗维已经在床上睡着了。于是船长大人贪恋的盯了自家宝贝毫无防备的可爱脸蛋好一会,决定回家接着好好欣赏。
     他打横抱起罗维诺,拿了个斜布袋子把装着不好的东西的两盒礼物揣在里面挂在肩上。
    下船,回家——他们俩的家。
    
*
     第二天早上罗维诺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一片健壮的胸肌,他戳了戳。
    嗯, 熟悉的触感,连圈着他的腰的手也是久违而又令人抓狂的温暖。吃豆腐的下场就是把他男人弄醒了。

    “早啊,你个蠢货。”他凝视着那双有些带着迷蒙的好看的森绿眼睛。
    古铜色皮肤的男人笑了,他用高鼻梁蹭蹭罗维的头发。
    “早啊,亲爱的。”
    “饿了。”
    “我去做早饭。”安东尼奥撑起身体坐了起来,“哦对了,昨天弗朗和基尔送我的生日礼物……”
     他穿好内裤翻身下床,从衣柜里打开那两只盒子,然后抖了抖拿出来的东西,展示给自己的小美人看。
     “……是这个!”

     ...操他妈的蠢安东尼奥笑得露了十几颗大齿。
      然后罗维诺一个枕头扔了过去,如离炮口的炮弹。
      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大概可以概括为‘不穿不穿我不穿。妈妈没回…不是。要穿你去穿。’这样的情况。

       “混蛋,你这次大概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呀大概没多久就又要出航了,毕竟这次专门回来过生日的嘿嘿。”
      罗维突然感觉心尖上有一点酸。
      嘴唇上突然传来的温暖大概是来自恋人的安慰吧。

     一个月后——
    
      罗维诺坐在露台的大理石栏杆上无,晃着脚,听到家门被打开了。
     没什么好戒备的,出色的海景视野早就暴露了大海盗船回港的这一事实。
      “哟,混蛋,这次怎么才一个月就回来了?”他歪过头朝里屋瞧了一眼。

      安东尼奥悄无声息地走到露台,紧紧的环住罗维诺的腰,将英俊的脸孔埋在恋人的颈窝里,他毛茸茸的发顶蹭的罗维诺的脸感到有些痒。
     他不明情况地眨巴了两下眼睛,脸蛋有些红。过了几秒他眯起眼勾起嘴角,手里把玩起西班牙佬发尾束起的小短辫子。
     “怎么啦,安东尼奥大船长终于学会怎么向自己的男人撒娇了?”
    调侃的语气换来船长用头来回蹭了两下罗维的颈窝。
     就这样僵持了好几分钟,太厚重的云层完全遮了午后的阳光,罗维诺有些耐不住了,他撅了撅嘴唇思考啥事把自家男人搞成这副病猫德行。

    “……喂蠢货,你又和柯克兰那家伙打了一场?”
    五秒钟后他的颈窝告诉他安东尼奥点头了。
     他挑了挑眉,
     “输了?”
      好吧这海盗头子又点头了……
     “所以你他妈就摆出这副窝囊废的模样给老子看恶心老子?看你妈个蛋蛋!”
       罗维诺感到腰上的手圈的更紧了,操你的,老子要掉下去了……
     “得了吧老子又不是因为你有钱才跟你窝一块的所以畜牲安东你给我……卧槽!”
      颈窝又一次告诉他那西班牙佬笑了,还厚颜无耻的舔了他一下。
      罗维诺大力推开他,安东尼奥笑得让人想揍他。
      “你他妈,晚上睡沙发。”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回卧室‘砰’的把门甩上了。
     安东尼奥意犹未尽地笑着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揉了揉太阳穴。他的确是累了,而且吃了败仗的滋味简直是太不好受了。
     罗维诺透过门缝看见自己那个坏心眼的爱人叹了口气,然后把头枕在沙发靠背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悄悄关上门。

     到晚饭点了,可是没人做饭。安东尼奥听到“踢踢嗒嗒”的脚步声从卧室的方向传到厨房。
    欧……大概是罗维饿了吧……
    可是为啥会听到提提踏踏的响声……有点像……不……
    
   眼前出现一抹火红色的靓影。

    就是高跟鞋的声音。
   
    船长瞪大了眼睛打量罗维诺穿着他的生日礼物的样子。
     火红色的长裙很合身,背部和颈前后的剪裁毫不吝啬的展现大片肌肤,胸前露出锁骨,背部几乎露到尾椎骨。裙摆的褶皱显得华丽又不艳俗,腿间的裙摆是敞开的,走步间可以隐约看见修长的小腿和诱人的大腿内侧。
     小可爱不知道是强装的淡定还是纯属诱惑,此时正捧着一碗沙拉,问安东尼奥要不要来一点。
    而船长大人显然觉得眼前有比西红柿沙拉更美味的东西,一直弯起眼睛笑着盯着他,渴求着什么。
    罗维诺装了一会傻,假装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然后挑起眉毛,弯腰把沙拉放在旁边的茶几上,向安东尼奥走了过来。
    那西班牙种马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笑得太过暧昧。
    红裙美人把右手撑在安东尼奥身后的沙发靠背上,撩起一边裙摆弯曲膝盖把小腿搁在他的腿边,这大胆的举动让腿根的风光被一览无遗。
   安东尼奥满意地仰起脖颈,大手自然的抚上裸着的大腿。

    “嘿,船长。”
     “你一定觉得我疯了,对吗?”
     “可是老子可不会介意在一只畜牲面前卖骚。”
      罗维诺把脸凑到安东尼奥面前,眼睛上下扫视他的脸,长长的睫毛扫过空气让船长觉得心尖痒痒,轻声嘲讽的语气里夹杂着些许气音,一举一动无不在撩拨他。
     “于是呢?安东尼奥船长,告诉我,你这蠢货怎么了?”
     安东尼奥的手指抚过眼前这位罂粟美人的脊梁骨,突然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细腻的侧腰。
     他搂着软在他怀里的恋人,不怀好意地凑到他耳朵跟前咬了咬他的耳框,然后说,

      “我想你了,我的小妖精。”
*
*
*
╭(°A°`)╮
*
*

【你指望画手写得了好文章╭(°A°`)╮?】
  
    
    

评论(4)
热度(105)

© 嵬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