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嘛去了?高考去了。🎓

关于

La Vera•Capriccio 《真实•与随想曲》【中长篇,慢更】

【简短的】楔子【本来也写不长】

    

    这个城市今天的天气不像往常那样受到阳光的眷顾。 空气潮湿,呼吸夹杂着海水的味道,灰蒙蒙的天色让人看不清盘旋在海面上的海鸥。

    上半日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学生们都陆陆续续的走出教学楼用餐。午休的一个半小时可以说是高中生活一天中最轻松最自由的时间了。

     “嘿,西尔维亚!”

    教室里正在整理桌面的女生抬起了头,挺拔帅气的男生正倚在前门口的门框上,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棕发微卷,脸上笑容灿烂。她发誓很多人为他的微笑着迷。

    “午安,安东尼奥。”

    “我们中午到哪里吃饭?花园?楼顶?我今天带了三明治哦,还有番……”“东尼,”西尔维亚打断他的话,低下头。“我得要告诉你一些事。”“不能边吃边说吗?”少年困惑地站直了身体 。“不能。”她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是纠结的,“必须现在说。”

    安东尼奥愣住了,他似乎已经猜到将要发生什么。非常不幸的是人的预感往往是很准的。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我的初恋吗?”

      “记得,出国了的那一个。”

      “……他回来了,就在前天晚上。”

       安东尼奥顿了一顿,叹了口气。

      “你还喜欢着他,喜欢他胜过喜欢我…对吗?”

      “…是的……抱歉,安东尼奥……”

      “我能理解。”

      “对不起东尼,对不起,你是一个好人,而且你值得更好的。但是我们之间,就结束吧……谢谢你。”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个男生坐在一个大长椅上,一个金色卷发的像疯子一样笑得停不下来,一个明显有白化病的勾起一边嘴角一脸无奈,还有一个褐色卷发的低头在发愁,这个是安东尼奥没错。

    “弗朗嘿,你也收敛一点,人家好歹刚失恋着呢,这可是东尼儿初次被人甩诶……”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诶呦,哥哥我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突如其来的初次失恋,还被哈哈哈哈哈哈……还莫名其妙被发了一张好人卡诶呦我的妈,别叫我停下来哈哈哈哈哈哈……”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是被甩的那一个……老实说,我现在感觉很糟糕,糟糕极了。”安东尼奥伏着身子,手肘撑着膝盖。

     “嘿!我的小东尼儿!这种事就该想开一点嘛!”弗朗使劲拍了拍安东尼奥的后背,“向哥哥我学习啊,我泡了这么多美人,哪次不是我被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轻松~”

     “我对待她的感情是非常认真的……可是她最喜欢的人却从来都不是我…”

     “振作点东尼儿,本大爷可不认识一个消沉的叫做安东尼奥的人,西尔维亚她不适合你,而你总归会找到更好的。”

     “呼……但愿如此吧……”他站起来,朝教学楼里走去,低垂的脚步和拖沓的脚步配上优秀的外表,传达出自暴自弃的气息。“嘿东尼!你干嘛去!”安东尼奥背朝两人挥了挥手,说:“我想静静…”

      弗朗西斯眨巴了两下眼睛,扭头问基尔伯特,

      “……静静是谁?”

      “大概…是…哪个日本人吧…弗朗我得要说你拿这个问题来问不近女色高高在上的本大爷绝对是问错人了……”

  ——

   就算连恶友们有些时候也不知道安东尼奥会在午休的时候消失到哪里去。

  

   安东尼奥掏出钥匙打开门走进了六楼的音乐准备室,这个楼层简直可以用荒芜人烟来形容,因为它太高了,去往天台的楼梯又不通到六楼。

    他打开窗通通风,然后弯腰掀起那架旧钢琴上盖着的长及拖地的红色天鹅绒遮布,当他蹲下看到靠在钢琴脚上的木吉他时,露出了仿佛是看到久违的老朋友似的笑容。他伸长手臂将它抱了出来,吹了吹琴弦上不存在的灰。

      六楼的教室都是空着的,安东尼奥问老师借了音乐准备室的钥匙,有时候他就会一个人在午休的时候过来弹奏吉他——他从小就开始学习吉他了。这些他都没告诉过自己的恶友们,他怕他的宝贝吉他嫉妒。

      当安东尼奥坐在椅子上拨下第一个音的时候,感到了久违的一种轻松,从小就是这样,他能用音乐向他的吉他倾诉任何事。

      今天的曲子是轻柔的调子,,敞开的窗送进湿润的空气,夹杂着其他的一些味道,海水的盐味是很明显的,隐约花香让他联想起西尔维亚身上的味道。本来就轻声柔和的音乐更轻了,掺和着迷茫、不甘等其它的感情。

   看来阴天的确会让人的心情变得微妙。

    “啪嗒”

     东西掉落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了在吉他声中。像是从隔壁传来的,音乐准备室和隔壁的房间有个小门连接。可安东尼奥可不相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像自己一样无聊地来这里渡过午休,他对自己说刚刚那是错觉,然后继续弹奏。可是无论是节拍还是音准都乱的一塌糊涂了。

    被打断的感觉绝对不可能算好,特别是在情绪低落的时候。

     他皱起了眉头,发了狠劲。“诤!”大力划过所有琴弦的声音响亮刺耳,同时隔壁也像配合好了似的传来了东西翻到的声音,伴随着水声。

     这声音响到足够让安东尼奥确信隔壁有人了。

    他走到小门前,发现铝材制的小门上的一上一下两个百叶窗都开着,然后装模作样敲了敲门,下一秒便把门推开了。

    第一眼看到的是几个有些积灰的西洋石膏像和堆积的画板,在他意识到隔壁是闲置的美术准备室时他看到了窗边坐在地上的人,他试图先扶起涮画笔的水桶再让自己站起来,他支撑地面的手臂旁边挨着一个小板凳,一块矮画板背对着自己。

    想必是自己吵到人家作画了……安东尼奥心虚地抿了抿嘴,然后两步踏进了带着色彩的”水塘”里,伸出手想要帮这小家伙一把。

     可是人家好像蛮生气的……

    

     棕色头发随着抬头的动作滑动着,看上去非常软。

    而相比之下他的举动可以算是极为不可爱了。

    接着安东尼奥的手就被“啪”地拍到一旁。

     坐在地上的少年开口声音清丽,可是吐出来的三个字却有十分强烈的反差感——

     “操你妈!!”


——————

虽然之前写过的文都弃了(没写过啥)

但是这一片篇是绝对不会弃的。绝对不会,因为是酝酿了好久的故事。不是想往常那样仅仅只是想写结局。从头开始酝酿起,想着每一篇应该怎么写,写什么,怎么发展。大纲列的清清楚楚了,感情也考虑清楚了,是我自己想要写的故事,想要写完与你们分享的故事。

  虽然因为我这个画画的根本没怎么写过文所以文笔真的是非常的青涩和生疏。但是我想要这么讲一个故事,因为以我现在的能力用漫画的形式表现不了,那便用文字吧,我对自己这么说,尽管我大概不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能够观看就已经非常感谢了,如果能给予支持的话,那真的是感激不尽。

PS:文的基调是现实的色彩,虽然会有时候根据剧情稍微有一些不贴合实际。这里的罗维不会像地雷炸开似的那样傲娇,口癖的话我想应该会蛮少的。

  andPS:设定外景是在西西里岛的差不多在非常靠近阿玛尔菲海滩这个地方,学校是虚构的233,按照意大利高中制度,五年期的高中,高五毕业就可以直接上大学,恶友们高四.罗维高三,费里路德高二。恩我说完了【鞠躬】!

   

    

    

     

评论(7)
热度(38)

© 嵬女 | Powered by LOFTER